逍遥侯:第442章 得罪

小说: 逍遥侯   作者:大司空   回目录  举报
    由于大军一直停在官道两侧,根本没有进城去享受大餐的打算,所以,也就省了重新整队的时间。

    刘雄望着浩浩荡荡,继续向北开进的大军,脸色铁青,冷冷的闷哼一声,都撤了吧,别杵在这里丢人现眼了。

    由于刘雄是魏王的第一心腹,阖城的官吏们哪敢得罪,纷纷掉头朝城里走去。(未完待续)

    ps:还有更,请兄弟们月票鼓励下!

    第442章得罪:  

    从开封府北上,都属于河北地界,除了极少数丘陵地带之外,几乎就是一马平川,无险可守。

    如果契丹铁骑突破了第一线的防御,大军南下,就仿佛是水银泄地一般,势不可挡!

    书上说,山河在德,不在险!这其实是守成之言。

    自古以来,凡是夺取江山的势力,靠的都不是所谓的德,而是强悍的军队,有效的后勤保障。

    大鱼吃小鱼,强国吞并弱国,符合的是利益逻辑的丛林法则,而不是所谓的圣人之言!

    等到文官极其爱财,武将贪生怕死,军队腐朽不堪一战之时,君主再有德行,也是枉然。

    例子异常鲜明,宋仁宗在历代君主之中,以宽容仁慈著称,有口皆碑,结果又如何?

    宋仁宗在位期间,西夏正式建国,并屡屡击败了貌似强大的宋军。

    失地赔款且不去说它,北宋陷入到两面受敌的窘境,北患和西患不断,导致财政日益紧张,国用严重不足,也就是从宋仁宗开始的。

    从滑州北上,李中易率领大军渡过济水,只用了一天半的工夫,就赶到了大名府的城外。

    大名府,今属邯郸市大名县境内,是当时大周帝国在黄河北面的一座重要的军事重镇,有控扼河朔,北门锁钥之势。

    历史上,骂人最毒的话操莽之志,其中的王莽兄弟,就是大名府人士。

    现任大名府尹,不是别人。正是今上的岳父,大小符皇后的生父。太子柴宗训的嫡亲外公,魏王符彦卿是也。

    大周立国之后。人还活着,却被封重号王的重臣,除了魏王符彦卿之外,再无旁人。

    按照大周的规矩,王,有重号王,和杂号王之分。比如,齐、魏、韩等以战国七雄为名的一字王,地位十分崇高。尊贵无比,通常用于死后追封,活人异常难封。

    至于,济阳王、河间王之类的小王,就远没有魏王这种重号王值钱了!

    类似李琼这种,号为开平的郡王,更是等而下之。

    到了符彦卿的地盘,李中易如果不入城拜见一番,肯定是说不过去的。

    所以。还没从开封动身之前,李中易派出专门的特使,赶去禀报符彦卿:不日就到。

    按照大周的军制,大军调动。不仅必须沿途用滚单通知各地的军政要员,而且,还需要随时把动向。报告回枢密院。

    落日之前,当李中易的中军赶到大名府城外之时。却只有一个身穿浅绯色官服的五品官,领着一大帮子大名府的大小官吏。在道旁迎接。

    下官天雄军掌书记刘雄,率阖府大小官吏拜见参相。

    等到李中易下了马,这位刘掌书记才缓步走过来,躬身行了礼。

    魏王符彦卿一直身兼天雄军节度使,这位刘雄既然是天雄军掌书记,显然是符王爷的心腹之人。

    李中易含笑拱手,客气的说:有劳魏王费心了,下官实在是受之有愧。

    和李中易不同,李云潇看着刘雄身穿的五品官服,心里很不痛快。

    目前的政事堂,仅有四相而已,李中易便是其中之一。魏王符彦卿,就算是爵位远高于逍遥郡公,可是,论及在朝中的实际地位和权柄,其实远不如李中易这个军政通吃的朝廷副相。

    杨烈摸着下巴,小声对廖山河说:老廖,看样子啊,这位魏王爷,聪明得很呐。

    廖山河这些年很见过了一些大世面,眼界自然跟着开阔许多,他把玩着手里的马鞭,笑道:陛下带兵在外,京师内只有符贵妃和太子殿下坐镇,符老爷子,怎么着也要避点嫌啊。

    杨烈点点头说:确实如此。越是陛下生病之际,符家人就越需要低调。

上一章   回目录   阅读下一章
(按左右键翻页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