逍遥侯:第1085章 总攻

小说: 逍遥侯   作者:大司空   回目录  举报
    你这就孤陋寡闻了吧,李逆打得耶律休哥抱头鼠窜,不敢应战呢

    嘘慎言,你就不能少说两句,让韩帅听见了,脑袋岂不是要搬家了。

    李逆也算是很有本事的逆贼了,短短的数年之间,便拉出这么多久经战阵的强军。

    照我说啊,就不该固守大营,先冲杀出去,抢个头彩,正好灭了李逆的威风

    还没正式开始决战,韩通手下的将领们,其实已经胆怯了。

    很多禁军将领都认为,韩通当缩头乌龟的搞法,简直就是长李逆之威风,灭朝廷之锐气。

    不过,腹诽归腹诽,没人认为军器充足,粮草堆积如山,兵力占据绝对优势的朝廷大军,会在守营中被击败。

    自从唐末以降,中原王朝的军队,除了出现内奸献城或献营之外,还从未在守营(城)战中打输过。

    攻城战,一直是进攻方十分头疼的事情。兵法有云,十则围之,也就是说进攻方需要比守城方,多出数倍的兵力,才敢围而攻之。

    然而,李中易却是个另类,明明兵力比朝廷的要伐大军少了几倍,偏偏就敢举兵来攻,这不是犯傻又是什么?

    手扶营墙的韩通,久久不语,身为宿将的他,隐约嗅到了一样的气味。他仔细的琢磨来琢磨去,却始终想不透,毛病究竟出在何方?

    这就是见识的巨大差距,导致的军事信息不对称,并最终收获战败的因素之一。

    李中易始终记得抗英英雄林则徐的那份奏章,林则徐号称开眼看世界的先知,却告诉道光皇帝,英国人的腿无法弯曲,必须一跳一跳的赶路。

    这就是见识的差距,导致的重大误解,林则徐都有荒谬不经的一面,更何况是清末的普通草民呢?

    李中易骑在血杀的背上,嘴角一直高高的翘起,心情显然非常不错。

    李家军修整了好几天,李中易一直没有下令展开总攻,主要是在等掉队的那十几门12磅炮。

    不管是李家军,还是韩通率领的讨伐大军,本质上都属于朝廷禁军的范畴。

    只不过,李中易对朝廷的精锐禁军,一直知根知底,而韩通却对李家军掌握青铜火炮的先进杀戮技术,所知道甚少。

    赵匡胤打了败仗后,却一直没见踪影,不然的话,韩通早就利用现成的好借口,剁了赵匡胤的脑袋。

    察觉到军心有点乱,韩通突然拔剑在手,厉声喝道:不管是谁,胆敢乱我军心者,一律杀了。

    禁军将领们见韩通身边的心腹亲牙,手里提着跟随韩通多年的宝剑,杀气腾腾的四处巡察,大家知道已经惹恼了韩通,惟恐别当作替罪羊,赶忙都闭紧了嘴巴。

    禁军之中,并没有专门的军法官,格杀令的执行者,在一般情况下,都是中军的亲牙亲将。

    由韩通的亲牙执行军法,既是无奈之举,也是执法权威性的需要。

    常言说得好,宰相门房七品官,说的就是主将心腹的厉害之处!

    韩通心里有数,对面的李逆部队只有七万余人而已。但是,区区七万人行进的气势,给他的错觉却是,仿佛有七十万人一般。

    呼韩通下意识的吐出一口长气,原本爆棚的自信心直线下降,毕竟李逆曾经多次击败过令人畏惧的契丹铁骑,其中就包括人们眼里已经无敌的皮室军。

    李中易昂然骑于血杀的背上,挥舞着手里的马鞭,笑问李永堂:韩通不肯出来,你的12磅炮正是大显神威之时。不过,我必须提醒你,火*药的存量已经不足,要省着点用。

    李永堂捶胸行礼,朗声道:禀主上,如果一轮五段齐射还轰不开韩通的营门,小的提头来见。

    李中易是靠军功起家的一代枭雄,和丘八们厮混的时间一久,他就爱听这种斩钉截铁的军令状。

    军令状,其实分为两种,一种是被迫的故意构陷,一种信心十足的展示,绝对不可同日而语。

    李永堂显然就属于后者,李中易点点头,笑道:那好,若是和博州一般,大军不费吹呼灰之力,便击垮了韩通的大营,那么我就要恭喜你了,子爵到手。

    得了李中易的许诺,李永堂摩拳擦掌的喜上眉梢,乐得合不拢嘴。

    要知道,在李家军中,升迁难,得爵更难!

    升迁难在逢晋升必考试,考试并不仅仅是识字,还要熟悉地图,精通带兵,最重要的是,敢于拔刀而起的不怕牺牲。

    得爵比升迁更难,原因其实很简单,首先需要积攒足够的军功,至少三次二等功,一次一等功,才算是刚刚入门。

上一章   回目录   阅读下一章
(按左右键翻页)